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9 17:26:06

                                                              本届美国政府还在2018年3月推出了抢夺数字主权的《云法案》。该全称为《明确数据在海外合法使用》的法案要求,在美国政府提出要求时,任何在云上存储数据的美国公司都需将数据转交给美国政府(与美国有关的境外公司,也会触发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权”)。

                                                              还有波多黎各的罗斯福罗兹海军基地,北马里亚纳的塞班岛上的海、空军军事基地。到时迎接你的将是FBI(联邦调查局)、CIA(中央情报局)或者NCIS(海军犯罪调查机构)。

                                                              2019年5月16日,蓬佩奥接见“港独”分子李柱铭(左二)等人(图源:港媒)

                                                              另外一些法律奠定了美国军事和情报体系的基础,比如1947年的《国家安全法》。该法设立了统管陆海空三个军种的国防部长一职,还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央情报局、紧急计划局等机构。

                                                              这个机构的编制不透明,人员不透明,一把手可能会同时兼任警务处副处长,他们真正做事的时候则是以香港警察的名义。

                                                              当时香港还有个《社团条例》,且不说这里规定社团登记如何麻烦,该条例赋予了政治部对社团的调查权,他们发现哪个社团可能跟香港之外的势力有所联系,即可向港督汇报,港督可以直接下令该社团解散。

                                                              就在前一日,伊朗前总统内贾德也在推特上就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一事发表言论。

                                                              前英国国会议员在“今日俄罗斯”发文截图

                                                              最后他总结说:“他们(西方国家)越是谴责中国为打击香港的暴力和破坏行为而起草的国家安全立法,就越让我清楚地意识到,这项法律不仅必要,而且早就该制定了。”

                                                              实际情况是,美国涉及国安的法律名目繁多,对其海外属地也管理严格。显然,蓬佩奥等西方政客又在玩双重标准和强盗逻辑的老花样。